四月 27th, 2011

好的拖延和坏的拖延[转]

本站指南, by 邓 鹏憧. 分享到: 分享到豆瓣网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朋友社区

我所知道的那些令人钦佩的人全部是严重的拖延者。这是否说明拖延并不总是坏的?

许多人写的关于拖延的问题都是在写如何克服它,但这,严格来讲,是不可能的。你总是有无数的事情可以做,当你做其中一件,你就没有机会去做其他任何一件。所以问题不是如何避免拖延,而是如何正确地拖延。

取决于你所做的事情,拖延共有三个变体:你(a)啥也没做,(b)做了些不重要的事情,或(c)做了重要的事情。最后的那种,我觉得,是好的拖延。

有一种“心不在焉者”,当他思考一些有趣的问题的时候,他会忘记刮胡子、吃饭、甚至忘了看路,他的思维在日常生活中消失了,因为它在另一个世界中努力工作。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识的一些很令人钦佩的人全都是拖延者。他们都是C类的拖延者:他们放下一些小事情去做大事情。

什么是“小事情”?大致来讲,就是没有可能出现在你的讣告中的那些工作,目前来讲我很难说你将做出的最大的成就是什么(会不会是你在苏美尔寺庙建筑上的代表作?或者你用笔名写的一部惊悚侦探小说?),但是有一类任务你是可以毫无顾虑地排除掉的:刮胡子、洗衣服、打扫房子、写感谢信——所有类似这样的小差事。

好的拖延就是避免做小事情而投入到真正的工作中去。

这种拖延至少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好的。那些想让你去做这些小差事的人可不这么认为,但如果你想做点重要的事情你很可能不得不得罪他们。即使是那些相当随和的人,当他们想完成一些重要工作的时候,都会为了避免小差事而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冷酷。

某些差事,类似回信这种事,如果你忽略它它就会消失(可能是连同你的朋友一块消失)。其他一些,如修剪草坪、填写纳税申报表,如果延期只会变得更坏。原则上,拖延第二种类型的差事是没用的,因为最终你还是得做掉它。为什么不现在就做呢(像过期提醒上说的那样)?

即便这种类型的小差事也值得延期的原因是完成重要工作所必需的两个要素小差事并不需要:大片大片的时间,和良好的心境。如果你从某个项目得到了灵感,那么砍掉几天之内所有要做的事情来专心做这个项目是完全值得的。是的,当你后来再处理那些小差事的时候会耗费你更多的时间,但是如果你在那几天内完成了不少重要的事情,总体来讲你的效率是更高的。

事实上,这不是程度上的差别,而是类型上的差别。某些类型的工作只能在灵感到来的时候,大块的、不间断的时间段内完成,而不能严格按照每天安排好的碎片时间完成。从经验上来看也是如此,当我想到我认识的做出过伟大成就的那些人,我无法想象他们是尽职尽责地从待做清单上划掉一个又一个任务,而是想象他们把自己闭关起来去实现他们的新想法。

相反地,强迫某人及时地完成小差事一定会限制他们的工作效率,一个干扰的代价不是它所占用的时间,而是他把完整的时间切成了两段,你很可能一天只要打断某个人几次,他就完全没法搞定任何困难的问题了。

我很好奇为什么当创业公司最开始只有几个人挤在一个小房间里的时候效率反而是最高的。最重要的原因可能是这时还没有人打扰他们。理论上,创始人后来有足够的钱雇人来帮他做事情是件好事,但也许即使操劳过度也好过被打扰。一旦你给一个创业公司注入了一些普通的公司职员——B类拖延者之后——整个公司就开始按照他们的节奏运转了,他们是干扰驱动源,很快你也变得跟他们一样。

小差事能轻易地干掉重大的项目,不少人专门把它用做这个目的呢。比如,当某人决定开始写部小说的时候,突然发现房子需要打扫。那些写小说失败的人往往并不是坐在一张白纸前好几天写不出任何东西,他们或喂猫,或去买他们房间里面需要的东西,或和朋友喝咖啡,收E-mail。“我没时间工作”,他们说。他们当然没时间,那是他们自找的。

(还有一种变体是他们没地方工作。解决此问题的办法是去参观伟人工作过的地方,看看他们和他们的工作环境是多么不相称。)

这两个借口我有时也用过。在过去的20年内我学了不少技巧让自己保持工作的状态,但即使是现在我也不是总能达到目的。有时候我能完成重要的工作,有时候我的时间被小差事给吞噬。我知道这常常是自己的错:我让小差事把一天时间给吞并了,而没能去解决困难的问题。

最为严重的一种拖延是还未意识到的B类拖延,因为它看起来不像拖延。你“做了些事”,不过做了些错事。

所有关于拖延的建议中,如果他们关注的是如何从待做清单上划去一些条目而未考虑到待做清单本身就是一种B类拖延的可能性,那么他们不仅是不正确的,而且是积极误导。事实上,可能性这个词语气太弱了,几乎所有的清单都是。除非你在做你可能做的最重大的事情,否则不管你完成了多少任务,你都是在进行B类拖延。

Richard Hamming在他的著名的论文《你和你的研究》(我把它推荐给所有有抱负的人,不管你的工作是什么)中建议你问自己三个问题:

1.你的领域内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

2.你是否在研究这些问题中的一个?

3.为什么没有?

Hamming在贝尔实验室的时候开始问自己这些问题。原则上,任何人都应该能研究他们领域内最重要的问题,也许不是每个人都能在世界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我不知道,但是不论你能力大小,总有些项目能够增强你的能力。所以Hamming的练习可以概括成:

你能做的最合适的事情是什么,为什么没做?

许多人逃避这个问题,我自己也逃避过。我看到了这个问题之后迅速读了下一句。Hamming曾经四处问别人这个问题,这并没有让他备受欢迎。但这个问题是每个有进取心的人都应该面对的。

现在的问题是,你可能最后用这个诱饵钓到一条大鱼,但要做合适的工作,你要做的不仅仅是寻找好的项目。一旦你找到它们,你要能让自己参与进去,这可能很困难。问题越重大,让自己参与进去的难度也越大。

当然,人们很难参与到某个特定问题中去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发现自己并不感兴趣。尤其是当你年轻的时候,你常常发现自己在处理一些不感兴趣的工作——可能因为那个工作看上去引人注目,或者因为这是分配给你的作业。许多研究生常常被卡在研究他们不感兴趣的重大问题上,所以研究生院成了拖延的同义词。

但即便你喜欢自己的工作,你还是容易让自己去处理小问题而不是大问题。为什么?为什么让自己去处理重大问题如此困难?原因之一是在短期内你可能得不到任何回报。如果你解决掉在一两天内能解决的问题,你很快就能得到成就感。如果在无尽遥远的未来才能得到回报,你会觉得不太真实。

人们不参与重大项目的另一个原因是,很讽刺地,害怕浪费时间。如果失败了怎么办?那么花在上面的所有时间都会浪费掉。(实际上很可能不会,因为处理困难项目几乎都是有所回报的)

但是处理重大问题的障碍还不仅仅是它们没有即时的回报和可能浪你费大量的时间。如果那就是全部,它们不会比拜访你的姻亲坏到哪去。但还有其他的麻烦,重大的问题令人恐惧,面对它们的时候甚至有生理上的疼痛,就像又一个真空吸尘器吸住了你的想象力,所有最初的想法立即被吸走了,然后你没了其他的想法,而吸尘器还在继续吸。

你不能太正视重大的问题,你需要拐弯抹角地靠近它,但你得把角度调对:你需要足够正视它,直到你能体会到它所辐射出来的令人兴奋的东西,但不要到达到让它使你瘫痪的程度。一旦你开始做了之后你就可以把角度调正一点,就像航行中的帆船可以离风更近一点。

如果你想攻克重大的问题,你似乎不得不欺骗自己去做它。你必须先处理能够转变成大问题的小问题,或者处理一个比一个大的问题,或者把事情拆分和同伴一起分担。依赖这些技巧并不意味着你很差,许多很棒的工作都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完成的。

当我和那些让成功使自己参与到重大问题的研究中的人讨论时,我发现他们都砍掉了小差事,并都为此有负罪感。我不认为他们应该有负罪感,每个人都有做不完的事情,所以一个人做了他最应该去做的事情时必定留下一堆做不了的小差事,他们对此感觉不好似乎是错误的。

我觉得“解决”拖延问题的办法是让兴奋来拉动你,而不是用一个待做清单来推动你。参与到一个你真正喜欢的有抱负的项目中,乘风破浪,杨帆远航,然后你自然就能放下那些不该做的事情。

原文:http://jeekundo.com/2011/04/393 .

本文作者:

鹏憧同学,快到后台设置自己的资料吧,登陆后在“配置”→“我的配置”页面中的“个人说明”一栏中修改 ^_^ 。

Back Top

回复自“好的拖延和坏的拖延[转]”

  1. 没有任何评论。
  1. 没有任何引用。

发表回复

Back Top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全站导航 文章(RSS) 后台管理

使用腾讯微博登陆

使用新浪微博登陆